1. 行业动态

      INDUSTRY

      容災行業領軍企業英方軟件:數據複制領軍的三大預期差

      • 发布时间:2023-01-18
      • 发布者: QGNgxVK8bT7QDE6c9jLf
      • 来源: 本站
      • 阅读量:2

        數據複制軟件就是把數據從一個數據源拷貝到地方。數據複制過程爲從生産源頭捕獲數據、數據傳輸、數據複原。根據捕獲數據的層級來源不同,數據複制分爲存儲硬件級、操作系統級和數據庫級。

        數據複制軟件將不同層級的數據複制到相對應的同層級目標端,如存儲硬件層直接複制到另一個存儲硬件設備(硬盤、U 盤和磁帶等);如數據庫級複制的數據是業務系統和應用軟件存儲在數據庫裏的數據。

        在數據複制過程中,對數據的安全保護和流通性保障也較爲關鍵,因此數據複制行業逐漸拓展了一些其他功能的軟件,如數據脫敏軟件,以保障複制過程的安全性。

        備份是基礎應用,對實時性要求不高。備份軟件主要把生産服務器的源數據複制到另一個備份服務器裏,一旦服務器故障或發生災難,公司可以將系統恢複到上一次備份的時間點,但恢複時間較長,無法達到分鍾級或秒級。

        備份分爲定時備份和實時備份,定時備份即間隔一段時間進行一次備份,比如搬運車每半小時搬運一次生産端數據,可以是全部數據,也可以是有新變化的數據。定時備份在數據恢複時可能會導致未備份的數據丟失,實時備份則是持續性的數據備份,確保數據零丟失,二者對于數據複制的實時性要求不同。

        打個比方,我們日常用到的百度雲、騰訊微雲、蘋果的 icloud 等,都是用到的備份的功能, 這些功能就是操作系統層級的複制,安裝在操作系統上。用 U 盤、移動硬盤對數據進行備 份,就是存儲層級的複制。

        容災以備份爲前提,且必須爲實時數據複制,當服務器故障或發生災難時,容災軟件除了數據複制的功能外,還可以將主系統迅速切換到備份系統或短時間內把數據從備份端恢複到本地或雲端,可達分鍾級甚至秒級系統恢複。

        因此容災方案更多會應用在對業務系統中斷非常敏感的行業,例如金融行業的交易系統、醫院 HIS 挂號系統多會采用容災方案,而非核心業務系統或應用軟件更多會選擇備份方案。判斷容災産品優劣的核心指標主要爲 RTO 和 RPO。

        RTO 是指災難發生後,從系統宕機開始,到系統恢複且可以支持業務部門運作時,此兩點之間的時間。

        RPO (Recovery Point Objective) 恢複點目標。RPO 是指災難發生後,容災系統能把數據恢複 到災難發生前時間點的數據,衡量企業在災難發生後會丟失多少生産數據,也代表了企業 能容忍的最大數據丟失量,RTO 和 RPO 越小越好。

        數據複制的應用場景在不斷拓展。數據複制典型應用除了容災、備份、雲災備外,也推廣到了數據庫同步、數據遷移、智能災備管理、數據副本管理1、數據流管理、大數據收集分發、數據跟隨等更多應用領域。

        公司深耕于數據複制與保護軟件行業,十年間不斷豐富産品類型,成爲災備純軟件領域排名第一的國內三方數據複制企業。

        公司成立于 2011 年,成功研發了字節級複制技術,推出首款産品——高可用災備管理軟件 i2Availability 1.0 版本。

        2011 年到 2014 年公司進一步推出了數據實時複制軟件 i2COOPY、系統遷移軟件 i2Move、持續數據保護與恢複軟件 i2CDP、雲災備軟件 i2Cloud 和同構數據庫雙活複制軟件 i2Active,初步形成了“容災+備份+雲災備+大數據”的産品體系,産品初期主要服務于證券行業。

        2015 年上線雲服務平台“英方雲”。同年,公司加大市場開拓力度,向金融、政務、醫療、電信等領域擴展,並推出統一軟件管理雲平台,爲客戶提供 DRaaS 服務,並不斷豐富産品矩陣,推出備份管理軟件 i2Backup、數據副本管理軟件 i2CDM、數據流複制管理軟件 i2Stream 等。

        公司數據複制産品業務場景覆蓋範圍廣,産品矩陣完善。公司主營業務即基于動態文件字節級複制技術、數據庫語義級實時數據同步以及卷層塊級複制三大技術,爲用戶提供數據複制相關的軟硬一體機,純軟件和相關軟件服務,實現對數據庫、操作系統及業務系統的保護。

        公司産品可廣泛用于政府、金融、制造業、醫療等對數據保護及業務連續性要求較高的行業,産品包括備份、容災、雲災備、大數據複制和遷移等的場景需求。其他業務主要爲通過經銷雲廠商的雲平台産品獲得雲廠商返利,是主營業務的輔助。

        災備下業需求釋放帶動公司營收持續增長。2013 年到 2021 年,公司營收由 103 萬元增長至 1.60 億元。2022 年 1-9 月,公司營收實現 1.14 億元,同比增長 33.59%,歸母淨利潤爲 617.24 萬元,同比增長 60.61%。

        2021 年除容災業務收入同比下降 2.07%,其他業務收入均有所增長,備份業務收入同比增長最高,爲 55.57%,雲災備收入增長 34.93%,大數據收入增長 54.36%。

        容災場景爲公司産品的主要應用場景,2021 年容災、備份、雲災備、大數據收入占比依次爲 48.42%,8.54%,14.16%,28.88%。

        公司的軟件以容災場景爲主,2020 年公司容災軟件占比小幅增長,爲 58.76%。備份軟件主要搭載容災類軟件共同形成綜合解決方案,與其他三方數據複制軟企形成差異化競爭。

        2021 年大數據和雲災備場景收入占比增加,容災場景收入有所擠壓。容災産品內含有基本 的數據複制功能,在業務系統災備解決方案中,容災軟件和備份軟件可以搭配使用。若涉及雲災備,公司通常會把容災軟件搭配雲遷移軟件 i2Move 等一起形成解決方案。

        公司與上海愛數、鼎甲等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的核心區別在于業務場景的占比不同,愛數和鼎甲産品主要應用于備份場景,公司與其他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形成差異化競爭(後文將詳細描述)。

        大數據業務主要是數據庫複制,成爲新的增長點,2021 年大數據收入占比相比 2020 年增加 6.64%,2019年到2021 年大數據收入CAGR 達44.1%。大數據複制軟件 i2 Active 和 i2 Stream 搭配使用,可滿足同構數據庫之間的實時複制、異構數據庫之間、異構數據庫到大數據平台的複制功能。

        公司災備場景和大數據場景的産品主要區別在于數據複制層級不同,災備及雲災備産品是操作系統層級的數據複制,實現數據備份或業務連續性保護。

        而大數據場景産品基于數據庫複制層級,聚焦于數據庫之間、數據庫到大數據平台的複制和數據庫之間的容災,是大數據采集的基礎。

        下遊需求旺盛,研發、銷售投入呈現上升趨勢。公司當前處于擴張期,銷售費用和研發費用主要來自于銷售人員和研發人員數目增長導致職工薪酬的增加。2022 年 1-9 月研發人員平均人數較去年同期增長 21.84%,銷售人員平均人數較去年增長 11.03%。公司研發費用占比營收最高,達 42.86%,同比增長 30.75%。銷售費用占比 35.24%,同比增長 17.56%。

        公司主要客戶來自于金融和黨政領域,電信運營商客戶收入占比逐年提升。公司的容災方案可廣泛用于政府、金融、制造業、醫院等行業,2021 年公司收入主要來自于金融客戶,金融客戶占比 27.32%,其次爲黨政機關占比 22.26%,近年來的運營商也成爲公司客戶端主要動力,2020 年運營商客戶同比增加 89.2%,公司客戶黏性度較高,且公司目前在金融和政府領域已形成規模穩定收入。

        公司綜合毛利率近 3 年保持 80%以上,淨利潤因爲體量較小波動較大,但曆史上也達到 30%以上。毛利率、淨利率均處于計算機行業 5%分位數,原因是公司的商業模式爲標准軟件。

        企業研發災備軟件並測試成功後,通過直銷或者經銷方式把軟件使用權售賣給用戶。用戶在購買容災及備份産品時,可以單獨購買相關軟件,以 license 的方式交付。客戶自行購買服務器或者訂閱雲平台,再將該軟件安裝在需要進行數據複制的服務器中。爲了打開市場,災備廠商也會售賣一體機産品,一體機在銷售時已自動將軟件預設好,使用便捷,開箱即用。

        公司軟件産品主要安裝在客戶的服務器端,爲標准化産品。軟件除前期研發費用投入外,後期一般無需發生成本。

        2019 年到 2021 年,公司的軟件産品毛利率從 90.82%提升到 96.16%。軟件産品的成本主要是來自于部分項目客戶根據自身業務系統的複雜程度以及安全性需求提出現場安裝實施需求所發生的人工成本以及據客戶要求購買的三方軟硬件成本。

        隨著公司提升技術人員現場部署實施使用效率,且代采的軟硬件需求也有所下降,軟件産品成本較往年大幅下降。

        永久授權模式下,客戶獲得的軟件授權是永久性的,一次性購買價格較高。期限收費模式或訂閱模式下,客戶僅獲得一段時間的産品授權。公司主要通過永久授權模式銷售軟件産品,永久授權模式收入占比達 98%及以上,期限收費模式占比小,永久授權模式下的用戶有海通證券、華爲等大型企業。期限費用每次收費低于永久授權,但長期來看期限費用模式成本要高于永久授權。由于災備的必要性,用戶通常都會選擇永久授權模式。

        2019 年到 2021 年,公司的災備軟件單價基本穩定在 9 萬元左右,大數據軟件單價得益于公司産品的性能,如穩定度、實時性、兼容度等不斷提升,並成功應用于多個大型標杆項目,平均單價和銷量都有所上升。

        一體機是公司提升市場知名度和市場占有率,並打入大客戶的非重要系統的産品系列補充,針對于解決 IT 系統數據量較小、數據複雜程度較低的客戶的災備需求。

        2021 年,公司一體機的收入占比較 2019 年有所下降。銷量 2019 年到 2021 年從 507 台下降到 376 台。産品銷售結構的變化符合公司戰略定位。硬件産品由于需要外采服務器,公司外采服務器主要來源于 DELL,平均單價約爲 2.92 萬元(22H1),由于彙率等因素影響,近兩年的服務器采購成本有所增加。

        一體機毛利率 2020 年爲 68.50%,2021 年和 2022 年 H1 毛利率爲 65.68%和 65.39%,但整體較爲穩定,一體機銷量下降對整體毛利有拉升作用。

        市場質疑爲什麽純軟件的公司人均創收較低,本質是行業處于早期,根據我們模型未來幾年會大幅提升(最後一章盈利預測可以看到)。

        如下圖典型的軟件企業人均創收較高 上,2C 屬性最強的金山辦公是 78 萬(2021 年),帶有定制化開發的恒生電子是 41 萬(2021 年),公司目前人均創收相對較低,主要原因在于營收規模較其他軟件企業較低,公司仍處于産業增長早期,投入較大,未來營收規模預計會維持高速增長,人均創收將快速增長。廣聯發、金山辦公、恒生電子均經曆了人效提升的階段。

        全球千億級市場,中國目前僅幾十億。根據 IDC 數據,2021 年國內數據複制市場規模爲 5.97 億美元,同比增長 19%。其中一體機市場規模 3.62 億美元,純軟件規模 2.35 億美元。對應全球,2021 年市場規模爲 152.65 億美元,同比增長 3.78%,其中一體機市場規模 45.2 億美元,純軟件市場規模 107.45 億美元(雲 21.65 億美元)。

        從兩組數據看,1)我國存儲(IDC 定義爲 ESS,企業存儲系統)收入在全球占比 18%,但數據複制保護一體機僅占 6.2%。2)根據 IDC 數據,全球存儲投入中對災備産品整體解決方案需求大約占比 30%,國內僅 8%。

        據 IDC 數據,2026 年全球災備純軟件市場規模爲 128.16 億美元,按照中國存儲容量占世界存儲容量比重爲 18%計算,2026 年中國災備軟件市場潛在空間爲 23.1 億美元(2021 年爲 2.35 億美元,約 10 倍空間)。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上面數據僅討論操作系統、數據庫層級的災備情況,目前仍有大量的災備以存儲硬件\磁盤爲主。

        若考慮到未來的需求是從存儲切換到軟件或一體機,市場空間更大。根據智研咨詢的數據,2021 年災備市場 333 億元市場規模,這個包含了硬件存儲部分。

        從頂層看,數字經濟、數據要素是長期驅動力。數字經濟時代下,産業數字化進程加速帶動存儲數據量的增長和大數據市場的繁榮,使得下遊對大量數據複制的需求增加。

        根據 IDC 數據 2016 年-2021 年,我國數據中心市場收入 CAGR 約 4.7 %。尤其,大數據規 模的增長使得對數據庫複制的需求增加,拓寬了數據複制場景,進一步拉動了對數據複制軟件的需求。

        近年來服務器故障、突發災難導致的數據丟失、破壞、業務系統中斷等的發生也給企業造成了巨大損失,據《中國災備行業》披露,醫療行業應用系統級災難恢複比例達 55%,核心系統因故障停機次數超過一次的醫院達到 50%。

        在各行業對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的應用驅使下,尤其是金融醫療以及政府機關、電信行業等爲主的領域對備份和業務連續性的需求顯著增加。

        在數據安全法、等保 2.0 等信息安全的合規要求下,下遊企業均在加大災備投入。如 2020 年 11 月 11 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並實施了《金融行業網絡安全分類保護實施指南》,對金融業的數據備份和恢複提出了更高、更詳細的要求。

        第三個保護級別增加了完整/增量備份需求和遠程災難恢複要求;第四個保護級別要求完全備份至少存儲一個月,以實現數據冗余。與國家標准相比,財務標准的要求更加具體。對災難恢複中心的建設、運營、配置和管理的財務業務要求更加明確。

        2022 年前爲狹義信創需求,可視爲黨政 IT 系統替換需求。預計 2023 年開始廣義信創,指的是隨中國 IT 供應鏈能力提升、産品力提升,通信、金融等行業(主要爲央國企)的國産化需求。

        災備軟件作爲應用軟件,屬于國産替代範疇,其中備份有明確要求,容災國內廠商不多但國産化也明確。

        2000 年以前,我國的災備産品仍以國外品牌,如 Veritas,Symantec,Quest 等備份軟件,應用于國內絕大部分高端行業如軍工、政府單位、銀行甚至海關等,直到 2000 年左右,國內才開始有一些産品,如火星高科、深圳的四方科大這些國內最早老牌備份企業,2008 年上海愛數出現,國內慢慢開始出現災備産品。

        2016 年開始,國內産品響應國家政策,才陸續引入這些國産産品到高端行業。目前災備信創産品占比較高的有愛數、鼎甲、華爲等。

        根據 IDC 數據,2019-2021 年國産化率爲 27%、41%、46%,預計未來幾年將持續提升。

        目前國內對于國外操作系統和數據庫的使用率仍然較高,國産化進程加速下,企業需要把原來使用的國外系統和數據庫搬遷到國産系統和數據庫。未來國産數據庫格局呈現多品牌競爭,行業集中度較低,很難一家獨大,用戶端基本爲多類型的異構數據庫並存。

        我們預計國外數據庫複制到國産數據庫不是一對一,而是一對多的關系。再加上國産數據庫基于分布式架構,這也就意味著在數據複制的時候,一套 Oracle 數據庫可能需要多個類型的國産數據庫作爲承接,因此實現國外數據庫到多個異構國産數據庫,以及異構國産數據庫之間的交互成爲亟待解決的問題,哪一家的産品能兼容更多的國産化數據庫和系統,就具備了更大的優勢。

        信創催生了對數據複制軟件未來在國産化硬件、平台、數據庫的高兼容度要求。根據我們測算,信創數據靜態市場規模 43 億元,動態市場規模超過 60 億元。如果按照數據庫:數據庫複制=1:1 采購方式,數據庫複制對應的空間也有 60 億。

        據 IDC 報告顯示,目前在數據複制與保護解決方案投入最高的三大行業爲政府、金融和電信運營商,三大行業在災備一體機産品市場占據份額超過 65%。金融業的數據複制與保護軟件支出爲 3040 萬美元,一體機的支出規模爲 2910 萬美元,高于對一體機的支出,2022H1 金融業投入同比增長 19.4%,遠超其他傳統行業。金融行業對業務連續性以及 RTO/RPO 指標要求極高,未來金融行業會繼續加大對災備軟件的采購。

        災備産品形態方面,目前國內市場一體機占比一半以上,仍是采購主流,但純軟産品也在迅速滲透,占比逐年提升。2022H1 中國備份一體機收入規模同比增長 5.1%,DR&P 軟件收入規模增長 15.6%。

        其一,國內的數據保護産業起步時間晚,整體數據保護意識還較爲欠缺,一體機便捷的安裝和開箱即用的優勢受到國內企業的歡迎。

        其二,純軟件銷售模式下,以備份軟件爲例,用戶需采購一台服務器、一個磁盤鏈、一套備份軟件、一套操作系統,形成一個“4s”解決方案,當用戶端出現問題時,“4s”産品各自的廠商之間會存在責任推诿的現象,廠商端對軟件銷售人員的業務素質要求較高,銷售人力投入成本也大。而一體機對用戶直接按照容量收費,對銷售代理的要求降低。

        其三,一體機的價格要高于純軟件,且收費標准按照用戶系統現有數據量、數據日增長量、日後預計保存周期、系統運行的大概時間周期作爲最終容量計算尺度,按照該容量收費。

        長期來看,爲滿足跨品牌和平台的需求,軟硬件解耦趨勢走強,軟件收入繼續維持高增速。以國外爲參照,國外 IT 建設起步較早,信息技術和運維能力很強,對軟硬件解耦有較大需求,加上雲計算發展較快,純軟件更能適應公有雲、混合雲等新興環境的數據複制,這一趨勢同樣適用于國內的産品形態發展。

        2022 年, 全球雲災備規模爲 56.42 億美元,預計 2022 年到 2026 年 CAGR 爲 19%。海外雲災備 的代表企業有 Commvalut、Veeam、cohesity、Druva 等,這些公司的雲災備産品成 熟度都很高,參與者衆多,整個雲災備市場較國內成熟。

        Commvalut 提供雲遷移、雲數據管理、雲容災、雲存儲、Daas, 與微軟雲、亞馬遜雲、谷歌雲平台均可對接,是海外雲災備的領軍企業。

        普通的災備主要是對物理機、虛擬機進行備份或異地、同城容災,雲災備是將傳統物理機之間的災備延伸到物理機上雲、虛擬機上雲以及雲對雲的災備服務。

        細分行業也明確規定了對于公有雲和私有雲的災備要求,雲安全市場規模擴大對本地到雲、雲到雲的災備需求有拉動作用。

        如電信行業 2015 年的《關于開展電信行業網絡安全試點示範工作的通知》明確指出,實現業務支撐系統重要敏感數據的安全保護和備份,具備公有雲平台及用戶關鍵數據的安全防護能力,能對雲計算虛擬化應用場景提供針對性保護,形成安全可靠的公有雲安全防護體系。

        相比普通災備,雲災備成本較低,用戶不需要自己采購服務器,而是直接用雲廠商的雲平台實現雲計算和雲存儲功能,無需自身進行日常維修,可以節省大量的開支。

        根據信通院披露,2021 年公有雲部署達 2181 億元,增速高達 70.8%,私有雲規模爲 1048 億元,增速達 28.75%。

        公有雲災備的場景,恢複數據的時候直接從雲平台恢複到本地或者雲主機,費用低,適用于中小企業。而私有雲備份和恢複一般適用于高安全性的重要行業和機構,價格高昂。混合雲災備兼具公有雲在災備建設上的成本優勢和私有雲的安全性能,因此目前,混合雲災備成爲災備豐富的場景應用之一。

        根據新思界産業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2024 年雲災備行業市場深度調研及投資前景預測分析報告》顯示,雲災備産品市場需求持續攀升,市場規模 2019 年達到了 32 億元,預計到 2023 年將達到 51 億元,CAGR 約爲 12.4%。

        雲災備未來趨向于平台化,即雲廠商聯合第三方數據複制廠商,第三方提供雲災備平台,包括從數據同步、雲遷移工具,到跨平台的容災産品,定時備份或實時 CDP 保護等産品方案。

        我們預測到 2026 年能達到 23 億美元的潛在空間,約 150 億元市場規模,假設保守預計備份:容災=8:2,容災市場可達 30 億元。公司 2021 年收入規模僅 1.6 億,預計 22 年達到 2 億元左右,對于公司仍然有 10 倍以上的市場空間。

        曆史上也有類似的案列,比如柏楚電子、廣聯達、金山辦公等。以柏楚電子爲例,在股價啓動前市場擔心的是空間。

        激光切割的控制軟件,每一台激光切割機都 1:1 配套一個控制軟件,但控制系統的價值量只占切割設備的 5%。

        公司所做業務觸達的空間,率預計 7 億(份額 70%)、高功率預計 10 億(20%-30%),未來拓展的超快、切割頭業務觸達空間 8 億,是個利基市場。

        2019 年公司營收 3.8 億,2021 年達到 9.1 億,每年增長都在 50%以上,即使利基市場的公司也具備階段高成長的能力。

        行業的參與者有存儲硬件廠商、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和數據庫企業,包含外資品牌如 DELL、Commvault、Veritas 以及國內品牌如華爲、英方、愛數、鼎甲、迪思傑等企業。

        雲災備行業的主要參與者爲雲廠商,如華爲雲、阿裏雲、百度雲等和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 第一類硬件廠商。

        上文我們提及三種層級的數據複制,對于像華爲和 DELL 這樣的硬件存儲廠商,他們自身的災備軟件的數據複制技術部分是基于存儲硬件層級的數據複制,不涉及/較少涉及操作系統,直接鏡像通過 IP 或光纖把生産端存儲硬件設備裏的東西傳到另一個存儲硬件裏。

        因此對于生産端和目標端的硬件設備品牌、型號、存儲系統結構有較大限制。如 DELL 的 recover point 只能用于 DELL 品牌存儲硬件設備之間的數據複制,無法實現和聯想、蘋果、華爲等品牌的存儲硬件間的數據交互。

        三方數據複制軟件基于操作系統層級和數據庫層級,可以避免品牌和型號限制的問題,因此傳統存儲硬件廠商開始 OEM 或者收購三方災備廠商的軟件産品,將其與自身硬件綁定,打包成一體機出售。

        雲廠商也是如此,雲廠商自帶雲遷移、雲災備等業務,但是雲廠商的産品同樣局限于自身雲平台之間的複制。比如阿裏雲産品只能對阿裏雲平台之間進行複制、災備,無法實現跨雲的複制、災備。

        爲解決這一痛點,需要依賴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三方數據複制企業龍頭如英方、愛數等災備産品均兼容主流操作系統如 windows、Linux 以及國産的大部分系統,且産品應用場景更豐富,更適合本地到雲、跨雲的災備場景。

        硬件廠商和雲廠商爲什麽不自研,而是采用三方 OEM 模式?原因有二,其一是符合自身戰略目標和利益需求的。

        Dell、華爲、聯想等硬件廠商主要研發投入仍集中在硬件或數據庫産品,其對應的雲服務也主要集中在雲計算業務上。

        這些企業雖擁有強大的技術、硬件産品和資源,但公司的定位決定了産品開發策略和方向,如華爲的戰略目前是進軍中高端全閃存,企業自研新的數據複制軟件會大量消耗自身精力。災備方案的實施複雜性和投入精力較大。

        容災分爲三個等級,數據級、應用軟件級和業務系統級,不同等級代表連續性和高可用性保護的對象不同,爲滿足業務連續性,災備方案提供方需要深入用戶的各個業務部門和業務系統,走訪各個業務部門的人員,規劃出不同系統的災難恢複等級要求、恢複優先順序以及 RTO/RPO 指標、用多少服務器作爲災備目標端。

        有了上述基本的分析後,結合用戶自身的在被投入預算和災備目標再開始設計方案,災備的對象不僅僅局限于 IT 系統,災備方案在設計中還需要涉及包括辦公場地、設備、指揮架構、人員調度等多部門的綜合考慮,之後還需要進行災備演練。

        整體前期投入時間和精力較高,一般會交給專業的三方軟件企業去做。同時,華爲、雲廠商目前的策略是以基礎 IaaS、PaaS 爲主,上不碰應用,把應用交給合作夥伴。

        據公司在二輪問詢回複披露,公司三大底層核心技術的成型分別經曆了 3 到 4 年,技術開發過程中,內核驅動的開發、複雜生産環境、虛擬平台和雲平台的適應性、高壓環境下數據的實時性和一致性、減少數據傳輸量和增量備份空間等種種功能開發都構成較高的技術壁壘,短期內較難有突破。

        此外,公司産品打磨成型也分別經曆了 2 到 3 年,因爲要不斷的經過用戶端的測試、改進,才能形成好的標准化軟件産品,這個過程需要大量的時間和人力投入。

        硬件廠商、雲廠商與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合作,再依托自身的硬件形成一體機或雲平台形成綜合解決方案會更符合企業利益。

        從企業研發投入的 ROI 來說,自研 ROI 較低。英方接近 500 人,鼎甲 320 人、雲信達 160 人(IDC 數據 21 年),按照英方人均薪酬 22 萬,而華爲、雲廠商人均薪酬 50 萬以上,達到英方的技術能力一年需要 2.5 億,而對應的收入可能僅 2 億,對應目前的市場僅小幾十億,所以 ROI 較低。

        在一體機主導的市場下,用戶基本以購買整套解決方案爲主,大型的集成商因爲自身配備存儲硬件和雲平台,在品牌和綜合性解決方案提供上更占優勢。

        三方數據複制軟件如愛數、鼎甲和英方,很難單獨去占據較大的市場份額,需要依附于傳統存儲硬件廠商和雲廠商。

        基于上述分析,存儲硬件廠商和雲廠商自研數據複制軟件對三方數據複制軟件廠商不構成較大競爭,而是合作更多,目前大廠均采用 OEM 的方式。

        在 OEM 趨勢下,公司的威脅來自于三方數據複制軟件廠商之間的競爭。國內目前的三方數據複制廠商有外資品牌如 Veritas、Veeam 以及 Commvault 等,以及愛數、鼎甲和英方等國産三方品牌。

        未來信創背景下,存儲硬件的國産化替代要求存儲硬件層的數據複制産品對國産化硬件品牌以及型號兼容有較高要求,國內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兼容度更好,外資品牌主要服務于國際上的主流操作系統如 Linux、Windows 以及 DELL 等老牌存儲硬件産品,不符合未來信創的發展趨勢,外資三方數據複制軟企未來對公司不構成較大威脅。

        這兩類企業的軟件都是基于數據庫級的複制技術,該技術可實現數據庫之間以及數據庫向大數據平台的複制。大數據場景不同于普通災備場景,大數據平台擁有特殊的文件系統、數據庫及數據處理模塊,以適配大數據的查詢、存儲和計算。

        傳統的數據庫企業的複制技術無法滿足大數據平台間的數據實時複制和異構數據庫之間、異構數據庫向大數據平台的數據實時複制需求。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可以較好解決這一痛點。

        在信創驅動下,未來國産數據庫逐步實現對外資數據庫的替代,單個用戶端的數據庫量多、品牌廣、結構雜,因此數據庫複制軟件對國産異構數據庫和多類型操作系統兼容性要求更高,傳統外資數據庫企業自身的數據庫複制技術和産品未來無法滿足信創數據庫産品兼容的需求。

        因此公司在數據庫複制的主要競爭威脅來自于國內從事數據庫複制的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如迪思傑。

        根據 IDC 統計,2021 年全球數據複制與保護的純軟件市場中,三方整體占據市場份額超過 60%。

        Dell 和 IBM 兩大存儲硬件商雖然目前占有較大市場份額,但是其軟件收入同比均有所下滑,Dell 軟件收入同比下降 8%,市占率較 2020 年下降 1.6%。

        三方公司的數據複制軟件收入均實現正增長,市占率大部分均有所提升。此外,Dell 部分軟件也是 OEM 三方廠商的,所以海外數據複制軟件市場還是以三方爲主導。

        2021 年全球數據複制一體機市場市占率前三名從高到低爲 Dell、Veritas、Rubrik,市場份額依次爲 45.1%,19.3%和 10.7%。Rubrik 也是三方廠商,由此,一體機方面三方也可以占據相當的市場體量。

        各廠商的渠道鋪設差異明顯,公司的産品下遊客戶以金融行業和政府行業爲主,愛數産品收入大頭來自于政府,鼎甲産品除了用于政府外,在電信行業形成規模收入。

        國內容災尚處于初期,主流競品較少,且市場規模逐年上升,雖市場體量小于備份,仍具備較大發展潛力。對于像公司售賣標准化軟件産品的公司來講,産品能否形成規模效應決定了公司未來能否在行業能否立足。

        公司具備三大核心技術。災備、數據複制産品雖然是應用軟件,但是涉及操作系統、數據庫、存儲等底層基礎軟硬件,開發難度大,對穩定性等要求高。公司具備三大核心技術:動態文件字節級複制、數據庫語義級複制、卷層塊級數據複制

        公司的容災類産品基于動態字節複制技術,競品主要采用塊級複制技術,公司技術爲業內最高水平,能滿足更高的業務系統連續性要求。

        容災軟件關注的核心技術指標即 RTO 和 RPO,該指標由數據複制實時性和顆粒度決定,數據複制實時性越高,顆粒度越小,RTO 和 RPO 越優。

        相比業內目前主流使用的塊級複制技術,公司的字節複制技術使得公司的災備産品在災難恢複時可達秒級恢複,業內其他競品仍需分鍾級恢複。

        此外,由于容災方案涉及異地和兩地三中心架構,對遠距離數據複制和傳輸效率有較高要求,公司的字節級複制技術對網絡帶寬要求低,傳輸效率高于競品。

        由于災備過程一般用于企業的核心業務系統的數據保護和傳輸,且由于不同行業、不同企業的業務系統、數據庫、硬件設施、網絡等都有較大差異,一款標准化軟件産品的優化提升需要時間和案例的沈澱。

        企業核心業務系統以及數據庫等不僅對産品的穩定性要求高,特別是在金融領域,災備軟件的使用需要經過多重測試和實地業務調研考察,一般來講用戶不會隨意更換災備軟件。

        公司在容災方向從金融切入市場,率先與金融大頭客戶如中國工行、海通證券、國泰君安等頭部企業建立了穩定的合作關系,金融行業對容災等級要求最高,公司在金融行業內樹立品牌和産品標杆,對于其他行業滲透擴張具有積極效應,公司形成了較高的客戶壁壘。

        公司軟件和技術均爲自研,自主性高,叠代速度快,能及時高質量滿足用戶端的個性化需求,客戶信任較高。

        公司數據庫複制産品采用數據庫語義級複制技術,用日志解析方式進行數據抽取,爲行業內最高級別數據庫複制技術,在大數據領域具有突出優勢。數據庫語義級複制技術是一種數據庫邏輯複制技術。

        該技術依賴關系型數據庫的聯機日志,該日志記錄了對數據庫進行的每個操作,從日志中解析出 SQL 語句後將其發送至目標端數據庫,並在目標端數據庫上重做 SQL 語句,達到數據複制的目的。

        公司搶占先機,與國內麒麟、歐拉、統信等操作系統和 GaussDB(openGauss)、TDSQL、達 夢、金倉等數據庫率先進行了適配,並在大型國有銀行等機構成功應用,不僅積累了 大量的國産軟件實踐的經驗,還獲得了國産化替代初期階段毛利率高、需求大的市場紅利。

        公司通過基礎的底層技術,開發了容災、備份、雲災備、大數據等幾十款産品,進一步通過解決方案的方式增強競爭力,加大客戶的采購。

        上文提到容災的三個等級,數據級、應用級和業務系統級,業務系統級是最高級別的容災,不僅包含前面對數據和應用系統的容災,還包括 IT 系統外的容災。

        針對不同行業、不同企業的不同的業務連續性要求和災難半徑容忍度要求等,提供本地容災、同城雙活和兩地三中心三種災備方案,後兩者均爲異地災備。其中兩地三中心是最穩固的、災難保護等級最高,但也是投入最高的容災方案。

        三中心爲本地生産中心、距離生産中心 100 千米以上的本地容災中心、以及在 300km 以外的異地容災中心。

        通過數據實時複制,本地容災中心進行應用級/業務級容災保護,異地容災中心進行數據級/ 應用級容災保護。

        同城雙活等級較低,是在生産中心之外建立一個容災中心,兩個數據中心分別對外提供服務,且彼此之間保持雙向複制,一旦一端故障,另一端立即接管其業務,保障業務的連續性。

        本地容災一般是數據級容災,即在生産中心不斷對外服務的過程中,將數據實時或者定時備份到本地存儲之外的其他的備份存儲上。針對雲災備,公司也有相應的兩地三中心方案,如政務雲兩地三中心災備。

        數據庫方面,公司目前與國産數據庫公司騰訊雲(TDSQL)、易鯨捷(EsgynDB)、熱璞(HotDB)等之間都建立了較好的合作關系,且公司屬于少數涉及大數據領域的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同樣具有先發優勢。

        雲廠商方面,公司與各大雲廠商如京東科技、華爲雲、騰訊雲、阿裏雲等都有業務往來合作,建立了較爲穩定的戰略合作夥伴關系。英方軟件曾作爲第一批成員加入京東“雲築計劃”,爲用戶打造了完善的産品矩陣和解決方案,涵蓋雲遷移、雲災備、雲數據管理等。

        公司雲災備産品組合具備了強大的雲基因,能夠兼容各類公有雲、私有雲和混合雲的異構平台,以及各類國産操作系統、虛擬平台。

        公司雲災備管理平台 i2 Cloud,符合未來 雲災備平台化趨勢,該平台面向用戶可按需以不同賬號分配災備空間,統一管理,尤其適 用于多個租戶共同使用公有雲或私有雲進行遠程災備的情形。

        企業用戶統一部署公有雲或私有雲後,通過 i2Cloud 將雲上空間分配給各部門,滿足各部門對不同業務、不同數據類型的個性化災備需求。

        公司在 30 多個省市設立了本地服務團隊。公司把目光同時放到海外市場,在新加坡、歐洲、英國、中東地區及印度同樣設有分支服務團隊。

        未來公司 計劃對公司現有的 30 個營銷網點進行全面升級建設,並在國內的珠海、香港,以及國外的 日本和新加坡增設營銷網點,服務更加完備。

        根據 IDC 數據,2020-2021 年英方在國産廠商的份額爲 11%、10%,22 年因爲疫情的影響(招股書有披露相關信息)導致 22 年份額提升不明顯。

        但是基于上文對行業、公司競爭力的分析,預計 22-25 年國産化率爲 40%、50%、65%、80%,公司在國産化的份額爲 24%、33%、41%、41%。

        公司客戶領域集中在金融和政府行業,近幾年電信客戶的比重也逐步上升。這些行業的客戶均爲行業龍頭,公司金融客戶有國泰君安、中國工商銀行、海通證券等頭部券商、銀行。電信行業和頭部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均有合作關系。

        這些大客戶本身具有較大的規模,IT 系統的複雜程度和對數據複制保護的需求量更大,公司抓住高價值行業的頭部客戶,有助于在更下遊端形成穩定規模收入以及品牌的滲透,相比競品有更高的客戶優勢。一體機上公司與頭部存儲硬件商圖華爲、浪潮等都形成了穩定的供應關系。

        公司與華爲雲的深度合作,將災備方案帶到海外市場,已成功助力來自金融、汽車、運營商等多行業海外客戶,如公司爲印度金融企業 Saggraha、Disha bank 等提供雲災備和異地災備解決方案。

        1)DR&P 軟件和 PBBA 一體機,2)軟件和硬件。區別爲,PBBA 一體機也是硬件和軟件構成。

        根據 IDC 數據自上而下對公司做營收預測,公司營收=市場規模*國産化率*公司在國 産化中的份額 1)災備軟件,包括容災、備份、雲災備根據 IDC 數據,2019-2021 年國産化率爲 27%、41%、46%,考慮到 22 年疫情的影響部分國産廠商 poc 遞延,沿用了外資品牌(IDC 披露的22H1 的數據爲39%),預計未來幾年國産化率將持續提升,國産化率的速度參考 CPU、信創等行業,尤其在金融、運營商拓展迅速。

        一體機公司的戰略是聚焦軟件,一體機的份額較低,我們預計公司一體機的收入體量仍將小于軟件體量。

        根據 IDC 數據,一體機的國産化率高于軟件,2019-2021 年分別爲 47%、60%、73%,預計未來幾年將持續提升。

        公司的軟件相關服務主要包括遷移服務、維保服務及安裝實施、定制開發、産品培訓等其他技術服務,不是公司的核心業務,系客戶需求的附帶業務,預計該業務隨著災備業務的擴大,也將隨之增長。由于基數小,預計 22-25 年增速爲 30%、70%、50%、30%。

        公司憑借其主營的大數據、雲災備系列産品,推廣華爲、騰訊、阿裏等雲資源供應商的産品及服務。雲資源業務是基于開展主營業務活動而衍生出來的經銷業務,不是公司的核心業務,預計該業務隨著雲災備、大數據業務的擴大,也將隨之增長。

        毛利率:公司是典型的軟件廠商,軟件業務預計毛利率維持在 96%,一體機維持在 65%,隨著不同業務占比的變化,預計 2022-2024 年綜合毛利率爲 86%、88%、89%。

        費用:根據上文分析,行業將迎來快速發展期,根據招股書公司也將快速補充人員,預測 2022-2024 年公司銷售費用、研發費用、管理費用同比增長 23%/68%/65%,23%/58%/57%,12%/31%/24%。

        招股說明書,選取的可比公司爲北信源、安恒信息、啓明星辰、中望軟件、福昕軟件、 金山辦公,我們在此基礎上補充部分公司,以避免公司較少帶來的估值波動。

        招股書披露:“北信源、安恒信息、啓明星辰屬于網絡信息安全行業,與公司數據複制産品的應用領域相近,且銷售的産品以標准化産品爲主”。但北信源未有盈利預測,故剔除。

        招股書披露:“中望軟件、福昕軟件、金山辦公均爲軟件提供商,雖然在産品具體功能和應用領域方面與公司存在一定差異,但其産品以標准化軟件爲主,在業務模式上與公司相近”。

        我們補充恒生電子、萬興科技、虹軟科技、泛微網絡、廣聯達、華大九天、概倫電子。其中,恒生電子、萬興科技、虹軟科技、泛微網絡、廣聯達與公司業務存在差異,但均爲純軟的商業模式,故具有可比性。華大九天、概倫電子業務爲 EDA,與公司同屬國産替代的邏輯,且均爲純軟件模式,具有可比性。

        PE 估值:2023 年平均爲 72x,保守取 50x 作爲公司的可比估值,對應市值爲 67 億元。

        數據複制軟件行業內的主要市場參與者包括了存儲硬件企業、數據庫企業以及第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行業競爭較爲激烈。

        一方面 DELL、Oracle、IBM 等國外知名存儲、數據庫企業依托其主營産品在市場上的地位,在客戶獲取上具有一定便利,目前仍占有主要市場地位;

        另一方面,Veritas 、CommVault 等國外老牌第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進入中國市場較早,具有較高的品牌知名度,在國內市場也占有較高的市場份額。

        此外,國産存儲和數據庫企業雖然目前較少涉及跨平台的數據複制軟件産品開發,但也具備研發跨平台數據複制軟件或收購第三方數據複制軟件企業的資金實力,是發行人潛在的競爭對手。

        公司主要以軟件産品爲主,但目前國內的需求是一體機。公司較少銷售存儲硬件和數據庫産品,在客戶獲取上存在一定劣勢,市場開拓難度較大。若未來公司不能抓住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發展、信息技術國産化的機遇,或未能及時根據市場需求情況及時調整經營策略,持續滿足客戶需求,將進一步加大公司業務拓展的難度,營收增速將放緩。

      13348712175

      扫一扫